御史台专辑

       唐代(第一波)有个监察御史叫韩琬,他写了一本《御史台记》,记录了御史台恶魔们的日常。时间跨度从唐初写到开元五年,里面大部分人都是韩琬的同事。这个吃饱了没事干的老韩用他的笔把每个同事的怪癖,晋升路线还有奇闻异事都暗搓搓记录下来。 原文有十二卷,今已遗失大半,以下除了表明出处的,都来自《御史台记》。
 
  1. 我唐的御史孟诜是个不太让人省心的人。有一回他去拜访生病的北门学士刘祎之,时间不早了,刘祎之就让他在家里吃饭,趁机显摆一下,用金碗装了奶酪给他。 孟诜看了看说:“卧槽老刘,你被骗了!这金碗是假的,是用黄铜做的!”刘祎之hin尴尬,“不可能!这是则天大大赐给我的,怎么能有假呢?”孟诜说:“真的!你把它放火上烧试试,如果是黄铜,冒的气是五颜六色的。”
刘祎之一试,果然出现了五彩气雾,缺心眼的他就把这事跟武则天说了。武则天大概见赐假金这件事被发现了,也hin尴尬,就说孟诜搞迷信活动,让他滚到外地去了。 老韩又继续写啊,说这孟诜到了地方上还是特别事妈,条条框框很多,自己又理不清楚,下属都被逼疯了。孟诜还有个名言,人家都说是妻子如衣服,他说妻子可以切了给客人做下酒菜(妻室可烹之以啖客)。 不过这个孟诜还真的是个食疗家,写过世界上第一本食疗著作:《食疗本草》。
 
  1. 文武百官都很害怕御史台的人,背地里把他们叫“冰块”。(冷峭)
 
  1. 御史台的左台和右台经常互掐,相爱相杀,就如同今天的清北和旦交。左台管的是京官和军队,事情多到头大;右台负责外地事务,离得远没人管,所以闲到长毛。 左台气死了,管右台叫“高丽僧”,因为高丽僧每次和汉僧一起去赴斋宴,念经么不念,可还是腆个脸大吃大喝,拿施主的赏赐,左台就以此讽刺右台的人屁事不干,照样拿工资。 左台也自嗨得不行,有人从左台调去右台,左台同事就哀叹:“啊呀,你落外国人手里啦!”每次有人从右台调回左台,同事们就欢呼:“恭喜回国!”
 
  1. 我唐户部的侯昧虚(这人到底叫啥名儿?搜侯昧虚和侯味虚出来的词条一样多)著有一本奇书叫《百官本草》,把各个部门的官员比作不同的中药。写到御史台的各位恶魔时,他说御史这味药啊,大热,有毒,主治奸邪,对于贪腐尤其有效,主要出产自雍州洛州等地(当时很多御史来自雍洛两地,如来俊臣就是雍州人),并且外地出产的效果尤其好。
    这味药经太阳暴晒成硬干状尤佳,吃了可以精神焕发,不扭捏作态,长期服用却会让人寒气陡生,变成冰块。 无独有偶,贾言忠也写了一本《监察本草》,里面说御史这味药服用后会让人忧心惶惶,患上惊惧症,白发丛生,老得特快。
 
御史在出使巡查的时候一般都吃得不好,朝廷不给吃肉,因为本来就是去监督别人的,自己大鱼大肉不利于廉政工作的开展。韩琬出差的时候就见过自己同事偷驿站的腊肉,偷了放在自己饭里,然后装模作样把驿站的侍者都骂出去,再狼吞虎咽地吃。 其实那些侍者都心知肚明,有一次还对一个御史说:“我们驿站里腊肉多的是,您再多拿点。”




 有的驿站厨师想要巴结这些御史,就把肉煮烂成肉汁混在饭里,反正也看不出来,大家就暂时放飞一下自己。有时候肉没煮烂,躺在碗里还成形呢,旁边的人一瞄,唉你这怎么有块肉啊,那御史就如蒙大辱,把厨师叫过来假惺惺一通大骂。厨师吓得不行,干脆就说:“那个过滤的网......漏......漏了。” 老韩和上司魏元忠讨论过御史偷偷吃肉这事,魏元忠是个爽快人,说:“老子还是基层御史的时候在驿站,鸡蛋,肉什么没吃过,有个屁关系!”

唐官古代趣事

1.大唐吏部的考工员外是专门负责监考官员的,所以油水足,很热门,而屯田员外郎呀(指导你如何在农田喷洒药),司门员外郎(出入境办公室专员)、水部员外郎(修建排水渠工头这些职位就比较冷清了。
       当时唐人做了一出角抵戏,两个戏子分别假扮吏部官员和水部官员走上台,迎面相逢之时两人忽然倒地,过半天,拍拍屁股爬起来说:“哎哟我去,这一冷一热,难怪要生病。”

源自《两京新记》
又名《东西京记》,简称《两京记》。唐韦述撰,5卷。两京指西京长安和东京洛阳




2.张说和姚崇两个是冤家
        姚崇生了病,临死前把儿孙叫到床前说:“我和张说一向合不来。他这个人平时最喜欢嗑药和玩物,我死了以后,同事一场,他肯定会来吊唁,到时你们就把家里的珍宝器用摆出来给他看。如果他啥都不要,那你们就完蛋了,收拾收拾家当赶紧跑吧,他非得整死你们;如果他喜欢上了哪一件,你们就送给他,然后名正言顺地请他写我墓碑的碑文。你们先把石材,刻刀准备好,一等张说写好就把碑文刻上去,就说是皇上看过,让你们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姚崇死后,张说果然来了,他看了那些珍宝好半天,挑走了几样,姚崇的儿子就请他为父亲写一篇碑文。几天后,张说把碑文草稿送来,写的那叫一个热情洋溢,让人看了都有些不好意思。写完没过多久,张说又急忙回来了,说不行不行,我有几个字要改,快把原稿给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姚崇儿子说:“不好意思,我们已经给皇上看过了,而且早就刻好了。”说着,让人把石碑抬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张说见到石碑,气个半死。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死了的姚崇比活着的张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《明皇杂录》
《明皇杂录》,古代中国史料笔记。共三卷。郑处诲撰。成书于唐大中九年(855年)。




3.

韩愈是个好奇宝宝,有一天约了个驴友一起去爬华山,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一个险峰上面。韩愈以为自己玩完了,写了封遗书,开始嚎啕大哭。华阴县令听说有名人上山被困,亲自带领消防人员上山进行营救,才把哭成泪人的韩愈救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这个事对韩愈有没有造成心理阴影,反正他之后的文章里再也没有出现华山。

  ------《唐国史补》   

 《唐国史补》又称《国史补》,为中唐人李肇所撰,是一部记载唐代开元至长庆之间一百年事,涉及当时的中国社会风气、朝野轶事及典章制度各个方面等的小说  


4.唐朝节度使张茂昭比较重口味,喜欢吃人肉,而且总是吃。后来他做了统军,从地方调回长安的时候,有同事神神秘秘问他:“诶,听说你吃人肉啊?真的假的?”这哥们连连摆手说:“瞎说!人肉又腥又腻,怎么能吃呢?”
       是啊,怎么能这么冤枉人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原话:“人肉腥且肕,争堪吃。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------《卢氏杂记》
卢弘宣著[唐]字子章,元和(八○六至八二○)


5.

唐代王锷身为河东节度使,搜刮了很多民脂民膏,财宝在家里堆成个小山。他家里有个旧时的门客,劝他把这些钱财散散出去,兴许能帮到些穷人。过了几天,门客又来了,王锷郑重其事地握住他的双手:“谢谢你的建议,我已经将家财散出去了,现在我觉得无比轻松和自豪。”门客大喜,问道:“你都散给谁了?”

“你看,我的各个儿子,一人发了一万贯,各位女婿,一人一千贯。”

我,从未见过如此,厚颜无耻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《唐国史补》



6.唐朝的李师旦,是新丰人,任会稽县尉。在国忌日的时候,是要停止一切公务和娱乐活动的,可他竟饮酒唱歌还用木棍打人别的官员告发。 御史苏味道来审理此案时,他一概不承认。苏味道严励地对他说:“你身为官员,怎么能不守法规,而要这样去违犯呢?”快要定罪的时候,李师旦请求重新问一下,他颇有感叹地说道:“法律并没有规定禁止饮酒,何况我饮的药酒。我唱挽歌那恰是表达我的哀思。打人是因为作为官员办事要加快速度。请问侍御史我有什么罪过呢?”苏味道说道:“这真是个反白为黑的汉子,看来是不能定罪了。”

唐李师旦,新丰人也,任会稽尉。国忌日废务,饮酒唱歌杖人,为吏所讼。御史苏味道按之,俱不承引。味道历而谓曰:“公为官,奈何不守法,而违犯若是?”将罪之,师旦请更问,乃叹曰:“饮酒法所不禁,况饮药酒耶。挽歌乃是哀思。挞人吏事缘急速。侍御何谴为?”味道曰:“此反白为黑汉,不能绳之。”(出《御 史台记》)




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
  • 

    欢迎回来

    创建账号

    强热推荐用QQ一键登录、一键注册、方便又省时。

    注册

    请帮助我们进步